您好,欢迎来到甜撩句子网!   收藏本站Ctrl+D   
甜撩句子网
 
 网站首页
 栏目类别:甜撩句子网

《爱在哪里》搞笑小品剧本

更新时间:2018-5-17 0:09:00  浏览量:189  手机版
第一幕:女孩家。(音乐<我想有个家>起,舞台灯光亮。)

  (一男一女亲近地对坐着,男的手拿一本娱乐杂志,翘着腿,悠闲自得。女的紧握化妆盒,兀自认真地描眉弄唇。远处,一个女孩静静地坐着,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一本相册。)
  男:亲爱的,给你念段话啊,
  (女的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,继续化着妆。)
  男:说当女人走投无路的时候,她会和一个男人结婚;当男人走投无路的时候,一个女人会和他离婚!你说是这样的吗?
  (女不知可否的笑笑,男的赶快转移话题)
  男:哎?思雨呢?
  女:你那宝贝女儿啊?还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,连晚饭都不吃,我看啊,她是一心想绝食跟着老头子一块去!
  (男的放下杂志,起身走向女孩,女的继续化妆。)
  男:思雨,怎么又没去吃饭?
  思雨:爷爷不也没吃吗?我要和爷爷一块吃!
  (思雨把相册抱在胸前,男的突然夺过相册,摔在地上。)
  男:你爷爷已经死了!你还想他干嘛?
  思雨:爷爷,爷爷……
  (女孩哭着蹲在地上摸索着,好一会,终于摸到相册,怜惜般地抚摩着。)
  思雨:都是因为你们!你们为什么不给他饭吃?为什么不给他找医生?为什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?……爸!您也是一个儿子啊!你就这么忍心?
  男:思雨,你爷爷是癌症晚期,已经没救了,再说,家里也没有钱给他找医生……难道我想让他死?我也是没有办法啊!
  思雨:没有办法?哼!你们大人就是会撒谎,你说你没有钱,那个女人的化妆品都是从哪来的?你说你难过,那爷爷死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掉过一滴泪?为什么还整天和那个女人说说笑笑?
  男:思雨,你还不懂!
  思雨:是,我不懂!我不想懂!……我不想听见你说话!你出去!
  男:思雨……
  思雨:出去!
  (男的摇摇头离开,此时手机响)男:喂!····哦老王啊···我马上到。
  (走到还在化妆的女的旁边)男:我单位有事。你去劝劝她,毕竟你现在是她妈妈。
  女:妈妈?她哪里把我当成她妈?我看她倒象我妈!
  男:你就吧~!唉!(下)
  (女的放下化妆盒,忿忿地朝女孩走去,)
  女:思雨啊,你想你爷爷,可是你不能不吃饭啊!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可不能挑肥拣瘦,嫌这嫌那,否则对皮肤不好,瞧你这皮肤粗糙得!
  (女的伸手摸思雨的脸,雨挥手挡开。)
  思雨:不用你管!你又不是我妈!
  女:哎?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?好心当作驴肝肺!
  思雨:你好心?哼!你有好心留着给我爸吧!别装模作样了,你也给我出去!
  女:让我出去?去哪?这家现在是我的,我想住就住,不想住就走,你也别不知好歹,别以为你爸宠你,告诉你!你爸他也得听我的,我说个一,他不敢说二!……思雨啊!别跟你那个妈学,到最后弄得凄凄惨惨,人财两空!
  思雨:我妈怎么了?我妈比你好一千倍,一万倍!你就是一个坏女人!
  女:你还敢骂我?你反了你?你这个死瞎子,给我滚!滚出这个家,永远别再回来!
  思雨:哼!
  (思雨拿着相册,踉踉跄跄快步往外走。)
  (少倾,男上)男:怎么样了思雨?吃饭了吧?
  女:还说呢,你瞧瞧你那宝贝女儿,我就说了她两句,她呢?摔下门走了?
  男:什么?你让思雨一个人出去了,你不知道她失明了啊?
  女:她这么大人了,不会有事的!
  男:你说的轻巧,告诉你她要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!(跑下)
  第二幕:(思雨拨电话)
  女:喂!
  思雨:妈,是我,思雨!
  女:思雨啊!怎么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?你在哪啊?
  思雨:我在外面路边这儿给你打电话!
  女:路边有多冷啊!你在那等着啊,我一会过去!
  思雨:恩(摸着坐下,思雨妈上)
  女(上):思雨!别动,冷吗?···吃饭没?····那怎么了?··他们对你不好?(思雨摇头)
  思雨:妈,我吃不下去。爷爷死了,带走了我的光明,我真不知道我除了流泪还能做些什么?
  女:雨啊,妈知道,爷爷的死对你打击很大,你爱爷爷,可你总不能不吃饭啊!你想,爷爷如果还在的话,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啊!乖啊!听妈的话,快回去吃饭。
  思雨:我不想回去!我不想看到我爸跟那个女人在一起!
  女:傻孩子,他毕竟是你爸爸,你可千万不要恨他……其实每个人都有争取自己幸福的权利,他找那个女人也不是存心要伤害你,你知道吗?
  思雨:妈,那你恨他吗?
  女:我……我不恨他,我只恨我自己!
  思雨:妈,那你的幸福呢?谁来给你幸福?
  (思雨妈沉默好久,周围一片寂静。)
  女:……思雨,其实……妈也要结婚了。
  思雨:结婚?……妈,你终于也要有新家了……什么时候举行婚礼?……那个叔叔怎么样?(《哪有我的家》响起)
  女:婚礼订在下个月,妈希望你能来……他?他人还不错,挺老实的!
  (雨哭。)
  思雨:那我当伴娘吧……我还是第一次当伴娘,可新娘竟然是我妈……妈!你还会要我吗?
  女:傻孩子,妈当然要你,你是妈的好女儿啊!
  思雨:……妈,我爱你!
  女:思雨……(定格)
  音乐<哪里有我的家>起。
  第三幕:女孩寝室。(舞台灯光亮。)
  (甲乙丙三人看思雨无精打采地翻着那本旧的相册,都不敢吭声,寝室里一片安静!)
  思雨:你们今天怎么了?怎么都不说话了?
  (女生甲长吁了一口气。)
  甲:哎呀!思雨啊!你总算说话了,自从你回来就一直沉默,吓得我大气都没敢喘,可把我给憋坏了!依我说啊,有什么好伤心的,不就是眼睛看不见了吗?那有什么关系啊!不是照样可以享受阳光,照样和我们胡侃瞎侃吗?再说了,全世界这么多人要是都象你一样,那不全成神经病了
  (女生乙轻轻推了以下甲,向她使着眼色。)
  甲:你推我干吗?……我不会又说错话了吧?
  (甲抬眼看众人,众人都脸有怨色。)
  甲:看来我是又说错话了!老规矩!我去给大家买饭!思雨,你该也没吃饭吧?
  (甲起身欲走。)
  思雨:不用了,我不饿,其实你没有说错,你说得挺对的,是我太不坚强了!
  (甲复又坐下。)
  乙:思雨,不要这么说,其实你已经很坚强了,要是我,早就哭得死去活来了。
  丙:是啊!要是我的话,我宁肯自杀,好让他们后悔一辈子。唉!不过!也不能这么说,其实父母真的挺不容易的,有些事情也许我们真的不懂,或者我们不全懂。也许只有在我们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,我们才会理解他们的苦心,不过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,人生往往都是这样!
  乙:可是思雨是无辜的呀!
  丙:无辜?……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无辜?
  (寝室里重又一片寂静,各人都若有所思。)
  乙:思雨,他知不知道这些事?
  思雨:他?应该不知道吧?我还没告诉他,我现在这样,我都不敢去见他!
  甲:不敢见他?你怕他会甩了你啊?他敢!他要是甩了你啊,我就把他当猪给买了!
  丙:你少说两句吧!没人当你是哑巴!
  甲:我……
  乙:思雨……你想哭就哭出来吧!哭出来会好受些!
  思雨:我为什么要哭啊!我现在很快乐,因为有你们关心我,安慰我,温暖我。真的,你们不用担心!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不如,我给大家唱首歌吧!天上的雪悄悄的下,地上有一个布娃娃、布娃娃、布娃娃,你为什么不回家、不回家~~~~~~(思雨颤抖着唱着,声音有些哽咽,蒋小涵《布娃娃》响起,思雨痛哭,其他三个安抚)
  乙:思雨!不要难过!我们都会支持你,帮助你的!
  思雨:谢谢你们!我没事的,真的,对我来说,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!
  丙:思雨,我知道!你其实是太爱他们了,太在乎了,所以你才会装作无所谓,可是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把委屈憋在心里,对你,对关心你的人都是没有好处的,思雨,想哭就哭吧!不要再欺骗自己了!
  (雨沉默了一会,扑倒在丙的怀里,痛哭!其他人都哭,突然电话响)
  甲接:喂,你好!
  方昊:你好!我是方昊!思雨在吗?
  甲:思雨在(给思雨)
  思雨(去接):喂!(欲哭)方昊!!
  方昊(急):思雨,怎么了?别哭啊!一会我过去啊!
  思雨:好!
  第四幕:再相见。
  (舞台一边,思雨慢慢地踱着步,方昊走上台,走向思雨。)
  方:思雨,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!
  (思雨伸出两手,摸索着方昊,方昊抓住她的手。方用手在思雨眼前晃了晃,思雨仍是两眼茫然地看着前方。东西掉了)
  方:思雨,你眼睛怎么了?你看不见了吗?
  思雨(扑上去):我最亲爱的爷爷死了,带走了我对那个家仅存的希望,也带走了我的光明……方昊,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爸爸是别人的,妈妈也要成为别人的,我现在只有你了,你不会不要我了吧?
  (方沉默了好一会,才吞吞吐吐地说,)
  方:怎么会呢。怎么会呢!
  思雨:我就知道你不会的,我一直认为,亲情是临驾于一切情感之上的,因为毕竟它是一种血与血的联系,是一种肉与肉的延续,是值得任何情感景仰的一种原始但却神圣的传承。但是我错了!我终于明白,原来,血流也是会搁浅的,亲情竟然也是无比脆弱的!哎?你说,为什么人总要变呢?爸爸变了,妈妈也变了,他们变得让我一点都不认识了,我害怕!……方昊,你答应我,不要变好吗?永远!
  方:好……好,我答应你……我……不变……
  思雨:你真好!爷爷走了,我的光明也随之而去,尽管我不想,真的不想,因为我还留恋着红的花绿的草,留恋着你!
  (雨扑倒在方的怀里,方却僵硬地站着,茫然地望着前方。)
  第五幕:梦中(舞台灯光灭,一束聚光灯洒在雨的身上,雨坐在地上,双臂环抱着两腿,头枕着双膝,神使上台,另一束聚光灯随着他向睡着的思雨靠近。)
  神使:醒来吧!我的孩子!醒来!
  (思雨慢慢地抬起头,站起身,转向神使。)
  雨:你是谁?……咦?我怎么突然又能看见了呢?
  (思雨低头再看自己的手。)
  可为什么我看不到别的东西?只能看到你?
  神使:我亲爱的孩子,我是你梦中的天使,是掌管黑暗与光明的神!你并没有看到我,你只是在梦中感受到了我,召唤了我!
  思雨:召唤你?我不明白!……你说你是掌管黑暗与光明的神,那你能不能让我复明呢?
  神使:哈哈!当然能!……但是我不会那样做!因为这一切都需要靠你自己!
  思雨:靠我自己?
  神使:对,靠你自己!其实人世间充满着爱,你的亲人、朋友,他们都在爱着你帮助着你,你并不是孤独的,只是你没有从那个阴影里出来!
  思雨:不,我没有!我不知道我的爱在哪里?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。爷爷走了,爸爸有了新家,妈妈也要结婚了!他们都不要我了!
  神使:孩子,世间的事都有他固有的脉络,每个人都有他争取生活方式的权利!。现在我给两天的光明,让你去再去认识下这个世界的,两天后,我们再见!一切你都会明白的!
  (聚光灯灭。)
  第六幕:结局。
  (背景音乐是教堂结婚时的音乐,思雨站在教堂外,看着听着。音乐渐小)。
  思雨:妈妈!你真的不要女儿了,你真的不要女儿了。(哭)女儿祝你幸福!
  (然后思雨正常地慢慢走,在一张长椅上坐下,一遍遍打着手机,但只有一个声音:对不起,你拔打的用户已关机!)
  思雨:方昊,你在哪呢?怎么不开机?
  (雨再次给方昊打电话,仍是关机。……不一会,对面方昊牵着一个女孩的手上台,思雨站起,迎上去。)
  思雨:方昊,你为什么一直关机?
  (方昊有点不耐烦。)
  方:是你啊,你还找我干吗?
  思雨:找你干嘛!你什么意思啊?
  方:你怎么还不明白?我们不合适!我们还是分手吧!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在家照顾一个瞎子!哦,对了!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女朋友。
  (方昊拉过丙,思雨看着他们两个,眼泪已盈眶!)思雨:你们?
  方:我很忙!再见!
  (方昊拉着女孩离去,思雨呆呆地站在原地,泪流满面。)
  女生:她?没事吧!
  方昊:没事!
  (方昊与女生丙下场。)
  (灯暗,神使出现出现在聚光灯下,思雨)
  思雨:他们怎么也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!?你说人世间充满爱,可我没有!爸爸不要我了,妈妈也不要我了,现在他也不要我了!这到底是为什么,为什么?
  神使:孩子,生活有时候会呈现出一个巨大的黑洞,让我们短暂地看到它外在的脉络,使我们无法窥探它内里的神经,有时候他甚至把光明都束缚在其中。就象乌云会遮蔽天空,会风雨交加,但这是暂时的,乌云总会散去,阳光总会出现,为什么你不走出云海,去接近阳光,去放飞自己的翅膀,去做一个勇敢的人呢?
  思雨:你说折了翅膀的天使会飞出它的天堂吗?
  神使:会的,因为老天把翅膀按在每个天使的的心里。只要有信心就会重新振翅飞向它的天堂,你为什么不振翅飞翔,飞出你心灵的阴影的呢?
  思雨:飞出心灵的阴影?
  神使:对,我可怜的孩子!你的生活也并不是你所认为的那么的黑暗,其实爱无处不在,爱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,等待着你自己去发掘而已!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!回去吧!孩子!去勇敢地面对人生你会明白的!(渐渐隐去)
  (思雨在追逐寻觅,然后在思索着神使的话,然后蹲在舞台靠边。思父、思母上,寻找思雨)
  思父:思雨,你在哪?爸爸找那个女人是想给你个完整的家啊。
  思母:思雨,妈妈从没说过不要你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!
  (思雨慢慢走到父母身后)
  思雨:爸爸,妈妈!
  (思父、思母猛回头。画面定格)
  (灯暗,全幕完)
 最新推荐
 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18   很甜很撩的句子 www.shuoke8.cn 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